400-658- 0379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技术咨询 > 东北地区重工业发展仍需关注

东北地区重工业发展仍需关注

发布时间:14-01-17

  过去十年以增量为主的东北振兴,正在进入提质阶段。如果没有新的增长动力,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速度放缓很可能成为常态

  日前,小编在调研期间了解到,自2003年正式启动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以来十年间,尽管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三省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并一度在增长水平上位居前列,但近年来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,政策扶持效应递减,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速度逐渐放缓。

  比如,2013年前三季度统计数据显示,三省GDP增速均滑落到20名之后。接受小编采访中,一些政府官员及专家认为,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已经迎来平台期,进入新十年调整巩固阶段后,亟需新的增长动力。

  排名重回后半区

  进入十二五,一路爬坡过坎、快步向前的东北老工业基地,步子突然降了下来。2012GDP增速排名中,吉林第11位、黑龙江第24位、辽宁第27位,到了2013年前三季度,吉林排名第23位、辽宁第24位、黑龙江第28位。从一度前几名到20名开外,转折看似突然,却早有迹象。以吉林省为例,吉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庶明为小编介绍说,2007年到2011年的GDP增幅均C过13%,高时16%2012年滑落到12%2013年上半年9%,进入第三个季度继续下滑到8.8%

  小编20131230日召开的吉林省经济工作会议上获悉,吉林省2013GDP增长为8.3%。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表示,吉林省经济运行正面临需求不足和转型升J的双重考验,实现持续健康发展有较大压力。

  沈阳市经信委主任隋莉表示,东北振兴十年可分两个阶段,前半段是积累阶段,卸下包袱、轻装上阵,后半段是向上爬坡阶段,恢复元气慢慢做大做强。从这几年发展轨迹看,东北老工业基地在度过了积累、向上爬坡阶段后,正在进入一个平台期。

  接受小编采访中,黑龙江省经济科技顾问委员会专家马洪波、北方重工集团董事长耿洪臣、吉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志明等人表示,如果说过去十年东北振兴以增量为主,那么未来十年将进入提质阶段。

  他们分析认为,从外部环境看,东北老工业基地享受的大部分政策已经成为普惠性政策,政策扶持效应在递减;从内部动力看,长期制约其发展的体制机制性问题及结构性矛盾尚未获得解决。如果没有新增长动力,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速度放缓很可能成为常态。

  新老矛盾交织存在

  2013年初,《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规划(2013-2022年)》出台。对于新十年的发展,一些专家认为,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,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转型升J压力加剧,如果增长继续乏力,经济持续下行,不J一些老问题会越来越凸显,一些新问题也会浮出水面。

  孙志明说,结构性矛盾和增长方式粗放,仍是东北老工业基地未来十年的主要矛盾。以吉林省为例,2012年三产结构为11.8:53.4:34.8。其中,二产比重高出8.1个百分点,产业比例明显失衡。特别是原料型、初J加工型产品多,终端产品少,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J占规模以上工业的25%,能源消耗却占70%。黑龙江、辽宁两省情况也基本类似。

  采访中,一些政府官员表示,另一个困扰东北老工业基地持续发展的老问题,就是一些体制性机制性的深层矛盾没能获得有效破解。

  一位企业负责人抱怨说,有的地方政府干预微观经济太深,审批权下放缓慢,发路条的少,设路障的多。一位国企负责人抱怨说,目前对企业的管理,国资委要求加强管理,财政部门要求上报预决算,科技部门考核企业技术创新,已经有回潮计划经济管理方式的苗头。

  更令人头疼的是,老问题尚未解决,新问题又浮出水面。这些新问题包括地方政府财政减收与刚性支出增加的矛盾加剧,金融与产业融合缺乏驱动机制,资本市场发育迟缓的短板日益明显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2012年底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上市公司只有139家,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通过股票市场进行融资的公司数量占比分别为3.1%5%0.3%。资本市场发育滞后,直接融资能力偏低,难以发挥经济支撑功能。

  此外,像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二三线城市发展缓慢、老城区改造、厂办大集体职工安置等问题,也可能随着转型升J压力加剧,变得更加棘手。

  振兴亟需新动力

  老工业基地振兴是一个性难题,需要各地长期扶持。刘庶明说,德国鲁尔工业区振兴用了几十年的时间,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至少需要20年。目前,东北老工业基地迫切需要的是新的增长动力。

  持相同观点的政府官员和专家还有很多,在他们看来,进入平台期后,各地应更有针对性地加大对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扶持,帮助其培育内生动力,破解体制性、机制性和结构性矛盾。

  先,加大对农业生产支持保护和建立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。作为我国粮食主产区,东北为我国粮食作出了巨大贡献,但也遇到了产业效益低、黑土地地力衰减等现实问题。

  粮食大县、财政穷县的问题,在东北地区尤为明显。以吉林省榆树市为例,2012年粮食产量突破70亿斤,差不多是一个宁夏的产量,但地方J财政收入刚刚突破10亿元,为10.02亿元。

  此外,东北黑土地的地力近年来流失严重。其中,吉林省的黑土层已经从70年前的6070厘米减少到目前的2030厘米。王儒林建议,黑土地保护迫切需要加大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,建立动态监测预警体系。

  其次,探索实验区等新的扶持模式,注入外部动力。刘庶明等人建议,当前针对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抢救性政策减少,亟需新的扶持模式,可以尝试实验区的办法。

  比如,结合新出台的《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》中全面停止大小兴安岭、长白山林区天然林主伐的契机,探索休闲度假养生产业,建立长白山旅游区等实验区,借助政策杠杆,集聚资源要素。再次,借助沿边开放机遇,加快吸引俄罗斯等国的科技资源,提供全面振兴的内生动力。可以借助地缘特点和俄罗斯等国加大东北亚开发的政策机遇,加快老工业基地引智工程。具体来说,可以通过中俄科技园、外国专家项目和外专千人计划等平台,在农业、光电子、生物技术、新材料等L域,吸引更多外来科技要素。后,寻找符合东北老工业基地实际的金融新支点,推动金融和产业加快融合。沈阳市有关L导和企业家认为,产融结合如果不突破,东北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很难实现。从实际看,当前应加快推动资产证券化,提高存量资金流动性,同时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,让更多民营金融机构进入,提高投资率,为发展注入金融动力。